首页 > 蔬菜市场 > 正文

共享经济“三伪”之辨:什么才是真共享?

发布日期:2019-12-11 17:33:49 来源:农业资讯网

共享经济“三伪”之辨:什么才是真共享?

共享经济“三伪”之辨:什么才是真共享?

发布时间:2018-08-25 12:25:06 已有: 人阅读

以中国电商、社交平台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的崛起,带动了中国式共享经济热潮。不过,共享经济也存在概念不清、鱼龙混杂的情况,那么,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?

对此,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专访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、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,对于经常被误解的几个观点,张新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:

有观点认为,共享对象是闲置资源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,实际上并非如此,智能化供需匹配、大众参与、使用权分享等才是标准;

有观点认为,押金制度的共享经济难以走通,实际上大众对于押金制度的主要关切点在于安全,信用经济则是诚信体系健全的表现;

有观点认为,共享经济会颠覆传统业态,国外对于传统业态平衡保护得更好,实际上,被颠覆的不是业态或产品,而是跟不上形势发展的企业和利益群体,“维护各方利益的平衡”是各国政策都追求的目标,中国甚至做得更好。

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信息中心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达3.45万亿元,同比增长103%,增速位居全球之冠,未来几年将继续保持年均40%左右的高速增长。市场机构预测到2017年底,我国共享经济的交易规模可达到4.5万亿元。

《共享经济(2017)》指出,按照商品属性,将中国共享经济市场大致分为金融类共享经济和非金融类共享经济,金融类包括P2P形式的网络、众筹,非金融类分为共享出行、共享空间、共享知识及其他。共享经济真正的驱动因素是技术,因为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使得原来共享成本过高的一些东西现在共享成本降低了。

有观点认为,共享经济的一个本质特征,即共享的对象必须是社会闲置资源。从这个角度出发,现在火爆的共享单车、共享充电宝、共享玩具等,实际上是购买一大批新物品投放市场,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。

对此,张新红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,到目前为止,很多人对共享经济的认识还比较模糊,往往把最早被人们认知的优步、爱彼迎等作为标准模式甚至唯一模式,习惯于将后来出现的新模式、新业态与之对标,将是否“闲置资源”作为评价的核心标尺,进而得出许多“伪共享”的结论。事实上,共享经济从理论到实践都还在快速发展中。对于任何新生事物,理论滞后于实践都是一个常态。不排除一些创新模式存在“伪共享”嫌疑,但也不要轻易给一些创新模式贴上“伪共享”的标签。

张新红强调,现在讨论的共享经济是基于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的资源配置方式,即通过网络整合海量、分散的社会资源,通过智能化匹配实现使用权分享,进而更高效地满足多样化需求。一般而言,基于互联网的智能化供需匹配、大众参与、使用权分享等可以作为判定共享经济的几个重要特征。

其中,基于互联网的智能化供需匹配至少包括以下内涵:第一,共享经济是网络经济,以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为基础,具有无边界、低门槛、双边效应、网络外部性等显著特征,并因此与传统经济区别开来。至于有人将很早之前就出现的邻里互助、商品交换也看作“共享”行为,显然是对共享经济概念的泛化。

第二,共享经济实现的是资源的智能化匹配,是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卫星定位技术、移动支付、现代物流等多种信息技术共同作用的结果,供需匹配和服务的实现都是借助网络瞬间自动完成。智能化资源匹配使得资源利用效率大大提高,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极大地提高了用户体验。

第三,无论是闲置资源还是紧缺资源,都可以通过智能化匹配发挥更大的价值。所以,共享经济的对象并不仅仅局限于“闲置资源”,比如优质教育资源、医疗资源等,都可以通过共享经济模式发挥更大作用。

大众参与是指供需双方的无限性,即无限多的资源和无限多的需求被整合到一个平台上。张新红指出,这会产生两个效应:一是为有效资源找到最恰当的用户,即实现“总有一人需要你”;二是为多样化需求找到最合适的提供者,即实现“总有一款适合你”。传统经济里因为没有互联网,很难做到这一点,即使建设再庞大的营销渠道,能影响到的对象也都有限。但目前,实践中已经出现了多种“大众参与”模式:完全共享和不完全共享。优步、滴滴、爱彼迎、小猪短租等,供需双方无限,属于典型的完全共享模式;不完全共享也有两种呈现方式,一是供方不完全共享模式,如目前多数的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、共享充电宝等;二是需方不完全共享模式,如许多企业为自身发展创立的开放研发平台。上述模式间还有可能互相转化。

至于使用权的共享,张新红认为,共享经济活动中资源的所有权一般不会发生改变,人们只有共享资源的使用权,这在有形产品资源的共享活动中表现得最为突出。一般来讲,以所有权的购买、转让为特征的网络经济行为,可以称得上是电子商务,但不是共享经济。

张新红表示,如果一种经济活动同时具备了上述三个特征,基本上就可以视之为共享经济。总之,共享经济实践方兴未艾,人们对共享经济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,不能用尚不成熟的概念去框定快速发展的实践,而是要用丰富多彩的实践不断修正理论概念。

以共享单车为例,相对来说共享单车押金较高,如果遇到因押金信用问题导致大批用户涌入要求退钱,企业又一时处于资金缺口导致退款困难,那么企业随后就会陷入负面影响中,乃至倒闭。而在金融领域,当下不少融资项目都有庞氏骗局之嫌,也怪不得用户们如惊弓之鸟,“听风就是雨”。因此,有观点认为,目前中国市场上,无论是否共享经济,押金模式都变得日益艰难。

对此,张新红则认为,押金制度是诚信缺失、信息不对称、信用体系不健全的产物,长期以来被广泛采用,也是市场经济得以顺利发展的重要手段。迄今为止,大到银行需要抵押,小到一张交通卡也要支付押金,大家对押金模式已经习以为常。延伸到共享经济领域,大家对押金的诟病,并不是在“该不该收”和“收多少”上,而是质疑平台企业是否有能力保障押金安全。因此,如果能通过多种方法保证押金安全性,那么质疑声或将随之平息。

2017年以来,一些共享经济产品开始通过芝麻信用等途径,部分实现免押金。在张新红看来,这说明信用体系建设进入了一个新阶段,有了更多手段实现对信用的了解和把握,以及对失信的惩戒和风险防控。共享经济是典型的信用经济,既依赖于诚信体系的健全,也推动着诚信体系的健全。

经济学家阿罗曾说过,有充分理由相信,世界上许多地方的经济落后是因为缺乏共同的信任。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表示,缺乏信任之后,交易成本会非常高,这就导致经济运行当中每一个合同的执行,都会遇到很大的问题。“为什么以前需要押金?实际上我们在所有的交易行为中,设置押金就是怕你履行不了。以前所有的租赁行业,都是需要押金的”。

通过诸如芝麻信用之类的创新,很多行业就可以免押金或者减押金,有助于交易发生,减少交易成本。傅蔚冈认为,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机构来做类似的事,用户也会有越来越多的选择。如何治疗癫痫病呢哈尔滨癫痫病如何治疗最有效呢?睡觉时会抽搐是否是癫痫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更可靠